美国枪击数据和禁枪控枪之路(2023/2)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美国枪击数据和禁枪控枪之路(2023/2)

目录

  • 美国真实客观的枪击案数据
  • 大规模枪击案,以及大规模校园枪击案的数据
  • 大规模枪击案之外更为严重普遍的枪击问题
  • 攻击性武器对社会的危害
  • 什么样的枪杀人最多最值得禁
  • 枪支管控还有什么其他途径
  • 除了禁枪控枪还能做点什么

美国真实客观的枪击案数据

美国在枪击案问题上,是一个水深火热的国家。新闻上各种大规模恶性枪击案件频发,付出的社会代价惨重。媒体比较喜欢报道大案要案,但是要综合的了解枪击案这个问题,还是要从大数据出发,更全面的看问题。

受过博士或者更高等级教育的人都知道,通过客观数据得出结论是科学的做法,而科学的艺术性主要在于对客观数据的主观选择和取舍来支持作者想要的结论。枪是一个争议性质的社会话题,所以网上正反方的数据往往差很多,什么才能值得相信呢?

这里我们建议参考两种数据来源:

  1. 政府数据来源。总体来说,官方数据虽然经常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一般还是比民间数据可信度高一些。
  2. 社会公认科学态度比较好的出版物。不管立场如何,一般看问题还是比较客观的。

【用枪自杀和他杀的人数】

自杀(Suicide)的数据来源,主要是CDC数据

这个数据也被NIH引用

根据这些数据,2020年有45979人自杀,其中24292人(52.8%)用枪自杀。

美国自杀历史趋势如下:

他杀(Homicide)政府数据来源有两种,一种是FBI的SHR,一种是CDC的NVSS,根据统计方式不同,这两者之间有极少量的偏差,具体区别介绍在此

但两者总体趋势是吻合的。按照CDC数据,2020年有24576人被他杀,其中19384人(78.9%)为枪杀。因为FBI的数据里包括了犯罪武器的分类,所以本文后面参考FBI的数据多一些,具体数据来源在此:

美国他杀历史趋势如下:

从多年的数据趋势可见,这些数据在不断变化。自杀的总体趋势在增加,而他杀的总体趋势在下降。

  • 过去20年里,平均自杀率是12.5/100k,按53%用枪比例推算,用枪自杀率大概6.6/100k。
  • 过去20年里,平均他杀率为5.5/100k,按79%枪杀比例推算,用枪他杀率大概为4.4/100k。

换算到330M美国人口,过去20年里每年用枪自杀平均是21800人,每年用枪他杀平均是14500人。

美国民间对这些政府统计数字基本没有争议。每年几万人的数字,就是民间拥有枪付出的总体代价。至于这个代价是不是值得,能不能像其它大多国家一样更严格的控枪禁枪,则存在无休止的争论。

从自杀的角度来看:

  • 有些人认为枪容易让人一念之差冲动自杀。如果身边无枪,则更不容易冲动自杀。
  • 有些人认为枪和城市高楼没有本质区别。住平房也能一冲动就喝农药,过程更惨。

从他杀的角度来看:

  • 有些人认为枪是主要防卫工具,控枪禁枪会让好人更难以抵抗犯罪,尤其是政府的犯罪。
  • 有些人认为枪是主要犯罪工具,控枪禁枪会减少坏人的恶性犯罪,尤其是大规模枪击案。

大规模枪击案,以及大规模校园枪击案的数据

美国民间对时事的关注,主要由新闻媒体带动。“大规模枪击案”往往受到很高程度的新闻媒体覆盖。这种关注本身是否合理,也有争议:

  • 正方:重大治安案件,本来就有新闻价值。媒体应该报道,具体报道方式属于言论自由。
  • 反方:媒体的报道往往有政治目的,而且对此话题过度宣传可能带动更多人的模仿行为。

关于恶性枪击案的报道,数据往往有很大的差距。这里首先要弄清楚数据差距的来源,最重要的是定义本身的区别。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犯罪统计中,对“大规模枪击案(mass shooting)”的定义是,至少四人被谋杀:

要注意,这个四人定义,不包括犯罪分子自己,也不包括受伤的人数,是一个比较严格的定义。相比之下,各种民间组织的定义则各有不同。有的媒体使用更低的人数阈值,也有媒体报道使用受伤人数定义,那么统计数据就会看起来高很多,但随意性比较大。举例如下:

各种不同来源的大规模枪击案统计数据,可以有以下区别:

  • 死亡人数区别,以及是否包括犯罪者本身。
  • 以死亡人数统计,还是以受伤人数统计。
  • 是否包括熟人(家人,朋友)之间的枪击,有些统计来源认为这不属于公共安全的范畴,而是私人之间的问题。
  • 是否在公众场合枪击,有些统计来源只计算公众场合的事件。
  • 是否包括帮派和犯罪集团之间的枪击。有些统计来源认为这些和普通人的生活不相关,是平行世界。

这里还有网站,专门介绍了一些常见来源的区别:

大规模枪击案里,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发生在校园里的情况。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未成年人被滥杀,一般来说会迅速成为新闻头条,并且引发社会禁枪控枪的讨论。这些数据同样有定义的差异,比如“校园”的定义,到底是K-12学校,还是包括成年人甚至老年人的大学。类似的概念还有“校园枪击案”,有的定义把校外一定距离以内和枪有关的任何事件都计算在内,看起来数字就非常高了。

在这众多的校园大规模枪击案数据来源中,本文引用“科学美国人”杂志文章提到和引用的数据。这个杂志总体态度是支持控枪的,但是提到的数据相对不夸张,也比较接近上面提到的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定义(四人被谋杀)。

科学美国人提到,美国从1966年有类似数据可查以来,直到2022年,发生在校园的大规模枪击案一共有13起,死亡146人,而最先开始的日期是1989年。如果从1989年开始算,大规模校园枪击案每年的平均死亡人数是4人。

科学美国人的文章中,也引用了以下网站,里面有1966年以来所有的大规模枪击案数据(使用FBI四人谋杀定义,限于公共场合,排除帮派和熟人之间互杀)

从这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大规模枪击案在2005年以后,有客观的上升趋势。过去10年内,平均每年死亡52人。过去20年内,平均每年死亡41人。

这些问题虽然很严重,但是如果和上面提到的每年自杀和他杀的总人数并列相比,比例是很低的。大规模枪击案死亡人数(41/年)是他杀总人数(14500/年)的千分之三以内,连百分之一都远远不到。

相比之下,可以参考一下美国每年因为雷击死亡的人数。这里CDC也有比较详细的数据。从2006到2021年,平均每年28人死于雷击,基本在“大规模枪击案”和“大规模校园枪击案”的人数之间:

这个比例的悬殊,不得不让我们思考:美国媒体引导大量普通人关注的大规模枪击案问题,是不是枪击这个社会问题最有代表性的情况?普通人出门走在美国的街上,是应该左顾右盼担心被“大规模枪击”,还是每年14500人的“他杀”情况里面,有更危险的,更值得担心的情况?这14500人的情况,是完全随机的,还是有特殊的发生规律?

大规模枪击案之外更为严重普遍的枪击问题

大规模枪击案只占美国民间枪击死亡的不到千分之三,碰上的概率和被雷击差不多。从统计学的角度来看,这属于三个标准差以外的“统计异常值 (statistical outlier)”,没有代表性。如果每天出门左顾右盼的看有没有人“大规模枪击”,就跟每天出门抬头看着天看雷能不能劈到自己一样。

普通人遇到普通枪击案的概率,是遇到大规模枪击案概率的三百倍以上。这些看起来更为普通,少数几个人之间发生的事,实际死亡人数是惊人的,这才是美国枪击案的主要情况,和交通事故死亡一样多。

如果每天出门开车都值得用安全带和气囊做好事故准备,出门为枪击案做好一定准备也不为过,毕竟统计意义上发生的概率类似。这些枪击案背后有什么共同的特征呢?最有代表性的枪击案是什么情况?应该如何预防?

这里不妨借用一些人工智能和统计分析的理念来看这个社会问题。比如“主成分分析(Principle Component Analysis)”,在复杂的数据纠缠之中,找出几个主要的而相对独立的方面,进行降维分析,这样比较容易看清楚问题的真实面目。

FBI的犯罪统计数据是最值得分析的数据之一,已经提供了很多枪击杀人犯罪的特征数据,不妨在这里面探索一下。

枪械的类型,是这些大数据里面最值得探索的一点,后面两个章节里我们专门深入探讨。但在枪械之外,FBI的数据也提供了很多重大线索,特征最明显的是这些:

这些数据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在FBI有详细统计的情况下,美国各族裔之间他杀犯罪的统计数据。本文提到过79%的他杀为枪杀,所以谋杀数据基本能提供枪击案情况的整体参考。虽然美国是一个多族裔国家,FBI统计的数据只有白人,黑人和其它族裔:

  • 黑人杀黑人,占所有谋杀情况的39%。(黑人占美国人口的13.6%)
  • 白人杀白人,占所有谋杀情况的39%。(白人占美国人口的75.8%)
  • 黑人杀白人,占所有谋杀情况的8.6%。
  • 白人杀黑人,占所有谋杀情况的3.7%。
  • 上面说的四种情况,一共占所有谋杀情况的91%。(黑人加白人,占美国人口的89.4%)

从这些数据,我们可以观察到两个明显现象

  1. 同族互杀最为严重:美国的谋杀,绝大多数情况是同族裔之间的内斗(上面前两种情况就占了79%)。现实生活里面这也比较好理解,人之间的大多数矛盾,还是出现在正常的社会关系之中,毕竟同族裔之间打交道多一些。跨族裔的谋杀则要低一个数量级。
  2. 不同族裔的谋杀率不同:首先说明这是政府统计的真实数据,绝对不是种族歧视。但占美国人口的13.6%的族群确实不成比例的涉及了总谋杀数字里的49%,还是要结合美国社会里各族裔的经济社会地位和历史背景一起来理解。

从这些现象,基本可以总结出一个不建立在种族上的假设:美国生活里最可能发生的枪杀情况,就是和周围打交道最频繁的人群之间产生矛盾。现实生活里避免枪杀案有什么可做的呢?

(一)避免和身边的人升级暴力矛盾。虽然“有枪的社会是文明的社会”这种观点完全不提枪本身带来的更高级别的暴力,在周围邻居普遍有枪的社会里,有事不要轻易动手而是选择和颜悦色的讲道理装怂,仍然是降低被枪击概率的最有效途径之一。

这一点对于美国外来的移民尤其需要注意,因为原国家里,很可能已经习惯了和人进行有限的肢体冲突不算什么大事,但在美国,你不知道身边谁有枪,任何带有暴力倾向的小冲突,场面可能很快就会升级到枪击。

美国民间带枪的自卫培训中,一般都会反复强调,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学会“降级冲突(de-escalation)”,装怂挨骂不还嘴,对任何可能产生的冲突主动回避,甚至不惜放弃个人尊严,因为真一出手很可能就要玩(对方的)命了。从这个角度看,日常生活里带枪,受这种培训,只能让一个人成为更大的怂货,有事了除非玩命,只能更低声下气。

(二)和谋杀率低的人群打交道。在经济条件比较好的群体里面,发生枪击或者谋杀可能性就会低一些,所以有钱人争先恐后的去“好区”是没错的。虽然住好区不能防止少数时间有坏人来犯罪,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和更不容易枪击的邻居打交道。

即使做到了以上两点,也不能完全保证不会遇到枪击案,毕竟美国的枪还是比人多。逻辑上可以严格地证明一个定理:如果没枪,就不可能有枪杀。下面我们分析一下关于枪本身的数据。

攻击性武器对社会的危害

禁枪控枪最重要的议题,就是要优先管制对社会危害最大的枪械。美国社会里的控枪禁枪争论,很多围绕在“攻击性武器”上面。

  • 正方观点:我就不明白平民为什么要有那么多自动枪和战争武器。是不是核弹也得每人来一个。
  • 反方观点:我就不明白平民有个半自动难道也不行。现在还能看见扛着半自动AK47打仗的吗。

上面两句话中可见这些无休止的争论是多么可笑,因为双方似乎都在说完全不同的枪械类型,像鸡同鸭讲,各说各话。但他们说的基本上是一回事。美国法律里对“攻击性武器”的定义,一般是指零件配置符合某些要求的“半自动(semi automatic)”枪械。这些半自动枪械,和抠一下扳机打很多发的“全自动(fully automatic)”机关枪,确实有技术上的区别,不完全是一回事,但非要说它们是“自动枪”也有一定道理。因为它们的原理,都是每打完一发以后,通过子弹本身的能量,进行下一发的自动装填,所以都属于“自动装填(auto-loading)”枪械。美国民间最普通的手枪基本也都是半自动,但手枪看起来相对的人畜无害一些,“攻击性武器”的管控范围主要还是以张牙舞爪的半自动长枪为主。

美国人民对AR15这类枪是又爱又恨。虽然讨厌这类枪的人很多,但真正打过枪,体验过的人就会知道,AR15相对来说是比较好用的。作为长枪比较好控制,而小口径决定了后座力不是特别大,也不是特别笨重,属于Goldilocks喝粥一样的选择。相比之下,绝大多数打枪经验不是很多的人,使用其它枪械射击能力是有明显差距的。举个例子,很多新手根本控制不住9毫米手枪,每打一枪都能把枪震得飞到天上去。举起手枪连打几十发,面前几码的靶子上都找不着几个洞(基本都偏左下)。你恨不得对她们说,别瞄那个靶子啦,你去对着靶子外面描边,没准能上靶更多呢。不练一段时间的武功,手枪是不容易打好的。但是如果给她们一个AR15呢?虽然每打一枪声音大得吓人,枪其实后座力很小,不踢也不跳,十几码,二十几码那随便打都是枪枪命中红心。真是立竿见影,刷卡交钱就立刻能买来的武功。

美国的媒体报道和政治争论之中,AR15这种枪被描述成美国社会最大的危险之一。毕竟这东西不管是谁拿在手上都确实好用,用所谓的“common sense”一想,去搞大规模杀人案,那肯定杀人多快如麻啊。美国民间这类枪的保有量,不上亿也以千万计。这么多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散布在民间,每年不出很多大规模杀人案才怪呢。

但是上面我们分析的实际的大规模枪杀案数据,实际数字是很低的,并不完全符合这一假想。这些大规模枪杀案,有多少是使用了这种攻击性武器呢?

分析所有枪击案数据:这里主要是FBI提供的一些数据。大概有两种来源

FBI的谋杀数据里,武器类型的记录略有混乱,但已知类型里大致分成了Handgun, Rifle, Shotgun, Other,还有相当的未知具体类型的枪案。各年的比例基本稳定,如果以2019年看是这几个数字:

其中手枪(6368)占了所有已知类型(6368+364+200+45)的91%,而步枪(364,其中一部分是“攻击性武器”)只占了5%。要注意到步枪的数字和图表中钝器(棍棒,锤子)杀人数量实际是一个规模的,远不如刀杀的多,甚至不如徒手打死的人多。在所有的枪击案、杀人案中,攻击性武器跟木头棒子的数据并没有太大区别。

但攻击性武器是不是在大规模枪击案里特别有用呢?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分析大规模枪击案的数据,虽然这些数据本身只占不到千分之三。这里不妨借用一个支持控枪的网站的观点,要注意他们的观点倾向性,统计方法比上面科学美国人更为宽泛,所以数字看起来略高一些:

里面提到了几个武器类型的数据:在他们定义的所有大规模枪击案中,手枪仍然占81%,而“攻击性武器”只占16%的枪击案数量,以及25%的枪击死亡人数。可见“攻击性武器”在大规模枪击案中比普通枪击案的比例确实更高一些,而且杀伤力也要高一些,但并没有取代手枪的主导地位。

为什么这些看起来厉害得多的“攻击性武器”,民间持有量也很大,枪击案统计数字里却完全比不过更不起眼的手枪?最可能的解释就是:这些枪太大,太笨,不容易隐藏携带,容易引人注意,用来犯罪并不方便。长枪的主要功能还是放在家里镇宅或者打靶打猎。

所以,美国现在的禁枪控枪方向有很大的问题。作为争论的焦点,“攻击性武器”,到底是不是美国枪击问题的主要方面?每天为这种只占百分之五比例,实际杀人数不超过锤子和木棒的长枪而争论,是不是中了某些人的圈套,被带歪了禁枪控枪的路线?这些政客到底是在演戏作秀混饭吃,还是想真正的解决社会问题?

下面我们再仔细看看,低调的回避了社会主流争论,而真正对社会造成最大危害的手枪。

什么样的枪杀人最多最值得禁

各种数据都已经说明,手枪,才是美国社会枪杀案里面的主要工具。虽然很多枪迷深信不疑“手枪唯一的用途就是让我有机会去拿到长枪”,91%的枪杀案和81%的大规模枪杀案使用的都是手枪。手枪的作用可以类比于手机:虽然现代的大型超级计算机非常厉害,大部分人实际用手机解决他们生活里的各种问题。

手枪在平民环境中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可以隐藏在身上,神不知鬼不觉,是民间枪击犯罪的最理想工具。AR15,AK47好不好用?打起来真好用,但别人一迈以外就看到了。如果犯罪完了以后还想能全身而退,那几乎只有手枪是实际可用的选择。美国民间现在也流行一种“隐藏携带证”,政府允许通过背景检查的人带手枪来自卫。还有很多州管得更松一些连这个证都不要了,在很多华人的眼里简直就是全民随时随地准备枪战的状态,完全的西部原始世界不可思议。

毫无疑问,禁手枪才是彻底消除美国90%以上枪击案的最有效途径。相比之下,加拿大就已经成功的对平民的手枪进行越来越严格的限制。但在美国,禁手枪是不是一个玩笑?还真不是,美国近代差一点就把手枪给禁了。1934年,美国大名鼎鼎的“拥枪派”,美国步枪协会(NRA),起草了一部非常有名的NFA法案,也是美国直到现在极少数的真正有点用途的禁枪法案,而该法案上第一目标就是禁手枪,并且禁很多和手枪长得差不多的枪型。结果,到最后,可能是政治阻力太大,手枪没禁成,一些不着边的东西反而被禁了,成了一个笑话。直到今天,手枪和短管步枪的笑话还在继续。

自从1934年的NFA法案以后,美国在禁手枪这件事上面,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而且几乎是事实上的崩溃状态:现代的手枪技术也越来越发达,越来越小,越来越好用,而且半自动手枪已经占了几乎绝对压倒性的统治地位。可以说,现在美国民间流行的手枪几乎全是一秒能打4-5发以上的半自动。民间也许还有10%的左轮手枪,但这种容量低,实际射速慢的枪型已经和恐龙一样趋于绝迹。

可以说,美国现在这个手枪的普及的情况,再想禁是比较难翻盘了。媒体和政客把注意力放在“攻击性武器”而不放在手枪上,可能有两个原因

  • 缺乏能力:手枪虽然更需要禁,但人人都大量有的东西,已经很难搞定,只能对拥有量还相对少一些的攻击性武器做文章。
  • 缺乏意愿:也许根本就没想解决任何根本问题,只是用看起来更高调,视觉上更有冲击力的攻击性武器吸引公众注意力拉流量或者选票作秀。

美国难禁手枪,还有一些雪上加霜的因素:近年来,法院已经明确承认个人手枪被宪法保护的地位。

2008年,最高法院作出了所谓的海勒判决,直接说明了普通人拥有手枪是受宪法保护的。美国建国几百年都没有法院这么明确的说过,这简直是把禁手枪这条路给堵死了。

但是最新的现实,还要更糟糕。2022年,最高法院又作出了纽约案的新判决。这次连普通人在公共场合随身带手枪也说成了受宪法保护的。就算是控枪禁枪最严的纽约加州新泽西,以后也拦不住普通人带手枪上街了。而且这个案子里,还直接把枪案裁定违宪的标准给整个推翻了,史无前例的推出了“文字历史传统”这样的要求,这下全美国的各种禁枪控枪法案很多都可能要重新过堂了,很可能造成美国禁枪历史的大倒退。

所以说,现在美国最新的这个情况,枪支管控真的是难上加难:作为占据枪击数量绝对多数的手枪,政府已经完全的失去了管控能力,而且最新的判决方向可能导致后面几十年,上百年都很难有实质性的改变。社会还仅存的对攻击性武器的争论,对枪击案的各种大数据没有本质影响,实际上已经是没有意义的空谈。

枪支管控还有什么其他途径

看完了上面所有的大数据,不得不倒吸一口凉气,原来美国这些现有的禁枪控枪措施根本就不顶事。那还有什么其它的途径可以考虑呢?

大数据显示,美国一半的枪杀案其实都是某少数族裔干的,那能不能针对该族裔采取点什么措施呢?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思维,但美国历史上,还真是长期这么干的。甚至可以说,美国历史上的禁枪措施,主要还就是针对具体族裔的禁枪。黑奴解放以前,美国各地的法律里有明文禁止黑人有枪的条款,但随着美国黑人的解放,这些歧视性的,拿不上台面的法律,只能被废除了。后来再禁枪的时候,虽然有时候目的还是打压黑人,就只能采用更高尚的,人人平等的道德标准,所有人都禁了。比如60年代民权运动中,以“黑豹党”为例的黑人组织合法公开持枪示威抗议,加州随即立法禁止公共场合公开持枪。这也显示了美国大多数白人的双重标准和虚伪性:当枪权对自己有利的时候,就说这是天赋人权宪法保护神圣不可侵犯。当禁枪可以用来打压异族的时候,他们就可以立刻转身去支持禁枪。

以美国现在的政治正确大潮流和相应的道德标准,针对具体族裔禁枪的带有歧视性的方案,是难以实施的。华人自身作为美国的少数族裔,如果支持对少数族裔的禁枪,无异于举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禁枪控枪的主张,一定是要追求平等,也就是:要禁,就大家全禁,一定不能先禁我的。现实中这方面情况还真不太乐观。1999年以后,美国通过了对非移民签证人员的禁枪法案,而现实中持这种签证还在美国长期生活的人其实大部分是华人和印度人,这其实就是现代的针对亚裔的禁枪。很多刚来美国的中国人在迫切期待美国禁枪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和重罪犯以及精神病人同一类的被禁枪人员了。

美国近代禁枪控枪还有一个技术方向,就是对于大号的弹匣进行限制。各种数据都显示,装弹量多一定更有利于大规模杀人,禁了有什么不好呢?事实上,很多州都已经有了这种限制。但这只是一个旁敲侧击的禁枪措施,难以解决本质问题。首先,弹匣这种东西,是可以快速更换的,并不是绝对越大越好。这东西和“攻击性武器”一样,越大越显眼,反而不利于隐藏。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弹匣的设计决定了越大越不可靠,太大了枪会卡弹。弹匣只能在一定的容量范围内达到最佳效果。所以,禁了大号的弹匣以后,小弹匣增加了手枪的隐蔽性,也提高了射击可靠性,在占据枪杀案99.7%以上的,杀人不是特别多的手枪情况下,其实是催生了市面上新流行的一批更为现代化的手枪,比如P365之类,更小,更隐蔽,更可靠,连身材娇小的亚裔女士都可贴身携带而不露痕迹,更难防了。最后,在2022年最高法院判决纽约案之后,这些限制很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被推翻。因为很多州的弹匣限制只有10发,低于很多普通手枪的标准容量,而这些手枪的地位已经被最高法院搞得像基本人权一样了。全美各州的弹匣限制令在已有的法律诉讼面前,都是岌岌可危的状态。

现在美国的枪支管控,到了一个关键点。只要有禁枪控枪的法案出台,就随时可能有众多诉棍现身,群起而攻之。而政府方一旦败诉,很可能会导致现有法律实效,又没有新法律可以进一步限制的情况,造成历史的大倒退。最近就有一个非常不利的新闻:以前不允许普通人在公共场合带枪的新泽西州,最近迫于高法判决的压力,不得不对平民开始发放隐藏持枪执照(CCW License)。是不是这样退一步就完了呢?这时候真是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新泽西州的政客们迅速高调立法,扩大了公众不许带枪的地点范围,试图通过正面对抗阻止这个趋势。但这个明显和法院对着干的新法律,不到一个月,就又被法官中止,而且这个民主党任命的法官还添油加醋的发挥了一通,事实上扩大了新泽西可以带枪的范围。这样一来,2023年的新泽西,普通平民虽然还要申请一个执照,但可带枪的公众场合,实际已经超过了德州。很多人以为德州人带枪很随便,但其实德州有非常严格的禁枪控枪手段。德州如果一个超市门前贴一个禁枪标志,普通人是不能合法带枪进入的。但现在新泽西就连这样的限制都不存在了。这样一波猪队友神操作以后,新泽西只用了几个月,就从一个几乎没有平民能合法带枪,变成了一个比德州带枪限制更少,姿势还更浪的州。

所以,2023年,禁枪控枪的第一要务,就是要学会低调,不要再搞什么社会进步运动了。越高调的管控措施死得越快,输的越多。如果哪个政客现在还在猛推禁枪法案,那简直就是拥枪派诉棍安排的卧底。这事就和当年同性恋合法化一样,官司越打下去越没得救。枪支管控的支持者现在首要的追求应该是止损和反思,以及通过媒体宣传转移社会的注意力。

除了禁枪控枪还能做点什么

说到这可能让很多人灰心丧气,难道住在美国就没得救了,只能心甘情愿的接受每天出门都可能被枪击的现实吗。客观的分析,恐怕还真是这么回事。但对于大多中国移民而言,也有两条实际可行的路可选:

第一条路,也是本文推荐的最佳手段,就是立刻回国,或者移民去别的国家。禁枪搞得好的国家,基本不需要担心被枪击。为了个人和家庭的安全,强烈推荐严肃考虑此方案,并且尽快付诸实践。跑路越快,在美国被枪击的概率越低。美国到底有多好,能让人每天冒着战场上被枪击的危险也要死耗着不走。

第二条路,如果实在没法走,就主动采取应对措施。以美国最新的情况,能立刻有效禁枪控枪的难度是极高的,个人判断是几十年内不会有实质变化,而且近期变化很可能是反向的,也就是各种管控手段在高院最新判决之后倾向于宽松化而不是严格化。

那到底有什么更实际的应对措施可以采取呢?枪击和交通事故的死亡数字大概是差不多的。如果开车出门都要做安全带,气囊,IIHS碰撞测试之类的应对工作,那么从个人的角度,也应该针对枪击做一些应对方案。

除了前面提到的,避免和人发生冲突,去好区,等等,很多人可能会考虑防弹方案。遗憾的是美国的某些州(如纽约)也已经开始管控防弹衣和类似产品。但即使不管控,美国平民穿戴防弹器材在枪击案中成功拦住子弹的例子,很少听说过。不是因为这些器材无效,而是使用机会非常有限。

还有一种很多人认为非常自私的方案:自己也考虑一下买枪带枪防身这个选择。遇到事情,最好的防守可能是进攻而不是防弹。毕竟美国还是有一些枪击案被平民制止的例子,而带一个手机尺寸的小手枪逛街,还是比全身随时穿满盔甲要现实的多。但这不是让社会上的枪更多,发生枪击案的可能性更大吗?

对有些人来说,这简直是一个道德上的悖论,会为想到这个主意感到羞耻。但从个人安全的角度出发,在这个万恶的不禁枪的社会制度不能保护个人安全的前提下,个人也没有义务先禁自己的枪,道德上并不欠这个社会什么。毕竟活在一个枪多于人的社会里,会用枪自卫也算是一个基本生存技能。如果自己没有或者不会的话,那有事就只能靠运气空手夺枪了。美国每年数以万计的枪击案里总有几个空手夺枪成功的,运气那是真好。

最后顺便提一下,普通人买枪,很多只是一种心理上的满足,真正有自卫实力的人仍然是少数。枪这东西,真的没大多人想象的那么有用:

买了AR15可以立刻变成神枪手,但是实际能用上这东西的可能性是极低的。就算是只放在家里,这仍然是碰上悍匪或者社会动荡时最后的防线,而不是随时去开门巡视的工具。而且如果不小心买了管子比较短的那种,可能受更多的枪支管控的影响,要是不懂法律,没准哪天法律一抽风就躺枪变成罪犯了。

买了手枪也许很快就可以带出去逛街了,尤其是现在各州都在放开携带的执照。但是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手枪射击是非常难的,虽然开枪胜算高于空手夺枪,也只是一种纯靠运气保命的工具。不同训练水平的人手枪射击效率可以是十倍以上的区别。如果达不到美国社会平均水平的话,买了这种东西拔出来就想在街上能赢枪战是不现实的,有事还是低调“避免升级”为好。

也有少数的人能把枪打的特别好,这就要花大把的时间和金钱去练习了。这事其实就是靠反复的重复和熟练,可以说其实是亚裔的特长之一:从来不怕固定模式的公平竞争和挑战。不管是做数学题,考大学还是打枪,只要游戏规则是公平的,那就可以卷起来,全民卷起来的话可以让人看到亚裔就直接放弃这个念想。如果卷到数学奥赛一样还有人敢来枪战吗?

笔者再分享一下个人周边的真实情况。因为各种不可描述的原因,至今深陷于水深火热的美帝不能自拔。最近几年,周围的安全环境被媒体报道为极大的恶化,疫情期间认识的很多华人都买了枪。这里面还有一些人,现在打上了射击比赛,成了运动员,一两秒钟内拔出个小手枪就能啪啪啪的连爆几十米外的西瓜,这比很多年前大家都没有枪,要厉害得多了。按照上面统计的大数据,枪击案还是多发于身边的人。生活里我一定会对他们毕恭毕敬。如果以前对身边的华人不当回事,现在得开始反思了,现在美国华人里没枪就跟没车没房没股票小孩不弹钢琴不拉小提琴不学奥数不上课外班一样都不好意思和人说话。出门见同胞,一定按我中华文明传统,见面讲敬语,毕恭毕敬,鞠躬行礼,称兄道弟。逢年过节和亲朋好友一起去打枪放炮庆祝,千万不要加入美国枪击案的大数据。

24 个赞

啪啪啪连爆3个西瓜就得15$呀

感谢F大的长文分享,准备分几天仔细学习一下。

感谢F大花这么多的时间写如此长文!对于反枪华人的第一个建议真的是振聋发聩,苦口婆心。实在不行北上也还是不错的选择。我们的北面邻居马上要完成革命,改国号为“大家拿社会主义共和国”,人类大同的乌托邦最有可能在这里率先实现!

2 个赞

很客觀地嗆控槍派 :rofl:

楼主高屋建瓴,:+1:这一点

块引用

“全民卷起来的话可以让人看到亚裔就直接放弃这个念想。如果卷到数学奥赛一样还有人敢来枪战吗?”

有理有据,数据详实,思路清晰,好文!谢谢分享

楼主好多数据分析.

但好像没说一个关键点,就是枪支犯罪案里面多少是用合法的枪支犯罪, 多少是非法的枪支犯罪. 我眼睛粗粗的扫了一下, 没看到楼主讲这个事情.
如果这个不讲清楚, 直接把枪支犯罪案件/死亡多少和拥有枪支量比较, 然后谈拥枪和控枪是不是很没有意义?

因为所谓的控枪是控制合法枪支的拥有, 非法枪支本身就是犯法的, 不存在控枪的问题. 如果枪支犯罪里面大部分用的是非法枪支的话, 那么控枪这个话题其实是伪命题了, 我觉得这个其实就是猪党的策略.

2 个赞

这个还是典型的控枪思维,出发点就是假设政府能决定谁是合法的好人。真把这东西当菜刀看就不用分,真分的话你也会发现数据没什么主要联系。。。。合法买枪犯罪的和非法有枪犯罪的都很多

1 个赞

写的很好,体现了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特别是理工教育(就是要数据说话)者的基本素质。

楼主站在中立立场,有可能有的反枪派会更容易接受。我并不乐观他们会思考,但乐见楼主努力不白费。

有一点楼主没有谈,就是美国以及整个西方,在左派势力的精心设计努力下,对犯罪的惩罚力度逐年减轻。这才是造成各种犯罪逐渐猖獗的根本原因。华人里流行语“零元购”, 加州的950,已经整个美国的主党DA搞的什么no bailout cash required, 等等, 都客观的反映了这个现实。有人肯定说这些都是轻罪,好吧,说重的,波士顿马拉松恐怖兄弟,犯下如此罪行,居然不是死罪。各个大屠杀的凶手,都在监狱里好吃好喝,比在办公室隔间的各位也没查多少,除了人身自由。至于监狱里进去都会被强奸什么的,有是有,但不常见。大多数罪犯不会经历。佛罗里达的那个少年,还收到许多求爱信。这种校园大屠杀,几十年前没有,那时候美国社会没有这么多反枪宣传,民主党总统JFK, 还是NRA member.

这种惩罚力度下,杀人再多,手段再残酷,也没什么好担忧的。这种无后顾之忧的法律境遇,才是各种狠人能放下思想包袱,大开杀戒的根本原因。枪只是个工具而已,车也可以,有时候效果更好。

德国驻华使馆批评中国有死刑,被中国网民攻击。虽然不完全赞同中国目前死刑的状况,但西方人真的走火入魔了。做圣母感觉的确很好,逝者已矣,非要恶人偿命又有何用,没错,受害人是活不过来了,没死的身体精神也永远留下创伤,可近乎无惩罚导致悲剧一次一次重演。有人说这些亡命徒根本不怕死刑,不怕死,他们会杀人后自杀,可统计数字在哪。大多数都是不要脸的。另外,就算那些打算杀人后自杀的,也会有它怕的地方。法律能做到让这些不怕死的亡命之徒也有思想包袱。

2 个赞

枪是没有主观意志的物体,哪有合法非法之分?只有在结合特定时间地点人物的语境中,才好判断持有枪支这个“行为”是否合法。

对犯罪惩罚力度减轻,造成社会治安恶化,不是正好支持拥枪派“政府靠得住,母猪能上树”的观点嘛?只会促使更多人 “take matters into their own hands”。 :rofl: :rofl:
所以更有效的禁枪方法应该是支持增加警力,大搞各种“治安强化运动”,正面说服想拥枪自卫的群众,消除其焦虑感。 :dog:

不同意。我说的老百姓内部的人与人之间的犯罪。

谈到政府和人民,永远存在对立第关系。就算政府对犯罪惩罚力度适当造成犯罪率大降,甚至“大规模枪击案”完全消失,也不能保证政府不对百姓作恶。这是两回事。哈哈。

这文章,写得太好了!可惜新站没有奖励子弹的功能了,只能点个赞。

不过有一点不同意,说现在这么多人带枪,美国回到了西部原始状态,呵呵,知道你是在开玩笑。但认真的说,由于现在民主党对罪犯的极度纵容保护,对执法机构和良民的严苛审查,我认为现在还不如西部时代,那时候真要是合法自卫,法律绝不会故意鸡蛋里挑骨头找你麻烦。

1 个赞

好文章,数据翔实,结论有力

我的意思是,对罪犯的事后惩罚,对于受害者来说,意义并不太大。如果事先不能防止被害,事后希冀从惩罚罪犯中得到心理安慰,其实挺悲哀的。打铁还要自身硬,别太指望事后才能起一点点作用的法律制度。
所以从这点来说,反对死刑其实有些道理。

有理有据!还为控枪派指明了方向(手动狗头
可惜他们并不会来这里学习 :rofl:

强帖留名。
要是有英文版的就好了,也可以让被愚弄的美国小左粉们看看。

杀人后还浪费资源有由劳动人民养着。没死刑是不是不合理啊?没死刑唯一的好处就是避免误杀好人但…

毕竟是人命,不能这么实用主义。和平时期的有序社会,非不得已不能杀人,不管是个人还是政府。对吧?